> 国际 >

图文:再现司马迁顶天立地的形象

时间:2017-12-03 19:49

来源:www.ec78.com作者:新闻资讯点击:

  湖北日报讯 图为:话剧《司马迁》剧照

  □ 刘玉龙 梁莹

  提起司马迁,我们会想起“人固有一死,或重于泰山,或轻于鸿毛”的名言。提起《史记》,我们想到鲁迅的评价:史家之绝唱,无韵之离骚。对于司马迁,我们既熟悉又陌生,他生活在二千多年前的汉朝,但他的影响却至今不衰。对于这样一位对中华文化做出巨大贡献的史学家,我们一直缺乏相应的文学、影视作品来展现,让他进入大众视野。由著名作家熊召政编剧,著名表演艺术家冯远征领衔主演的话剧《司马迁》,2015年9月15日在首都剧院首演,时隔两年之后,该剧于11月24日至26日在武汉琴台大剧院连演3场。

  此剧分为廷谏、宫刑、还乡、大雪、殉道五部分。第一部分是各种冲突的开始,佞臣为了保护自身利益与司马迁的道义产生冲突,司马迁作为知识分子的道统与汉武帝的政统产生冲突,这一冲突既产生了剧情的高潮,也贯穿本剧的始终。第二部分,司马迁因为替李陵辩护而遭受宫刑。宫刑,在汉代是对淫乱者的惩罚,遭受腐刑者生不能还乡,死不能入祖墓。对具有高尚操守的司马迁来说,这是比死还无法承受的痛苦。但为了传承华夏文明,在尊严和责任之间,他选择了责任,接受了腐刑。宫刑使司马迁的身心受到极大摧残耻辱,但也使他经历了一次凤凰涅槃的生命体验,获得了人格意识及悲剧意识的升华。第三部分,司马迁接受宫刑后,被汉武帝赐归故乡,在故乡龙门他因身体残缺而感到羞愧难当,二伯对他的鼓励,使他认识到一个人身体可以残缺,但尊严、理想、抱负却不可有磨损,他手中的狼毫笔依然有扭转乾坤擒龙伏虎的力量。于是他便在龙门外筑屋而居,潜心创作。第四部分,在大雪这天,司马迁独自在冰冷的窑洞里为屈原作列传。“信而见疑,忠而被谤,能无怨乎?”写到这里,他感情为之一动,编剧在此安排了屈原和司马迁穿越千年的对话,虚实交织,却让人觉得合情合理。第五部分,《史记》完成后,司马迁受汉武帝召见到思子宫,两人进行了灵魂上的交锋。汉武帝作为帝王要以剑定天下,其手中的剑不辨忠奸,而司马迁作为太史公要以笔书写春秋,以道统制约政统。最后司马迁为维护尊严而自刎于汉武帝面前。

  笔者认为这部剧有以下几个特点:

  大情怀,大制作。汉武帝时期,国家强盛,文化恢弘自信,整个时代洋溢着盛大的气象。编剧熊召政从大历史的角度出发,彰显着那个时代人们特有的主体意识、生命冲动。司马迁在创作过程中,立春写孔子,称其为至圣;清明写伯夷,叹其气节高尚;夏天写项羽,为之悲鸣;立冬写秦始皇,称之为千古一帝;大雪写屈原,为之垂泣。

  舞台设计方面也可圈可点,在司马迁与屈原神交的场景中,扁舟从舞台中旋转而出,舟头的屈子衣袂翻飞。在司马迁与汉武帝对话的场景中,静默的石俑给人一种深厚的历史感。

  而此剧的配乐也堪称亮点。恢弘的音乐极具生命力、感染力、冲击力和震撼力。不仅推进了剧情发展,也使观众产生共鸣。

  历史感强。熊召政曾言:历史小说家首先是一名历史学家,由于司马迁的相关资料较少,剧本创作的首要工作就是扩展史料,在爬梳历史史料,尊重历史史实的基础上,确立了以司马迁的生平事迹为经,以《史记》的写作为纬,互为交织,虚实相生,动静相宜的创作思路。创作出了汉武帝、杜一刀、任安等一众个性鲜明的历史人物。剧中人物的穿着,亦或是对白都极具历史现场感,使观众犹如穿越到了两千多年前的汉朝,和古人形成共情。

  剧中司马迁称屈原为自己的隔代知己,编剧熊召政又何曾不是司马迁的隔代知己。司马迁作为关中人却钦慕楚文化,笔下的人物庄重典雅不失飘逸灵动。而生养在楚地的熊召政不仅具有楚地的诗文浪漫,同时具有关中文化的忧国忧民情怀。

  人物设定准确,台词精准。史书记载,司马迁是为完成《史记》而主动要求宫刑。剧本为了加强冲突性,改成了汉武帝为羞辱司马迁而强迫他接受宫刑,宫刑是为了惩罚淫乱之人,作为一个极具操守的读书人,承受这样的奇耻大辱对司马迁来说是精神上的重压。正是这种宫刑之下的重压凸显出了司马迁顶天立地大丈夫的形象,他要竭尽生命全力在有限的人生里做出伟大的不朽事业。接受宫刑前责任意识的觉醒,使得他需要发泄心中的郁结之气,同时也是向佞臣示威,绕着舞台奔走,连呼四遍:人固有一死,或重于泰山,或轻于鸿毛,显现了司马迁亘古一男儿的责任与担当。

  在返乡这一幕中,他的二伯从历史的角度去劝说司马迁:炎帝走了,黄帝走了,伟大的周朝诞生了;周朝分崩离析,大秦帝国又在这片土地上崛起;秦朝消亡了,辉煌的汉朝又来到了我们中间。我们的家族、民族和这一条黄河一样,冲出龙门,汹涌波涛永不停息。这种积极进取的人生态度凸显了汉朝的勃勃生机。

  演员表演到位。这部剧属于文人剧,对话较多,大段大段的对话考验演员的功底。主演冯远征认为:好的戏能够让你激动起来,打动你的心,能够让你把自己的生活感悟和台上的角色和剧情产生共鸣。剧中有皇帝、佞臣、滑吏、小人、君子等角色,演员班底整齐,表演起来各有精彩,如丞相公孙贺阴阳怪气的声音表现了佞臣的虚伪奸诈,佞臣对汉武帝的谄媚让人觉得恶心至极,而牢头杜一刀的粗俗白话则使这部严肃的历史剧有了些许调剂。

  (原标题:图文:再现司马迁顶天立地的形象)

【责任编辑:admin】
上一篇:更多“独角兽”将从这里诞生 下一篇:没有了